咨询热线:

18092721849


国产医用内窥镜系列产品注册情况研究
来源:智慧医械微信公众号 | 作者:pmtb10982 | 发布时间: 61天前 | 311 次浏览 | 分享到:

文/孙静,冯靖祎,郑骏,吕颖莹,王吉鸣,张倩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医学工程与物资部,浙江 杭州 310003


[摘 要] 微创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带动了内窥镜市场的迅速增长,但针对国产医用内窥镜产业现状的研究不足,无法提供科学、全面的产业评估。本文通过分析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国产器械数据库的国产内窥镜相关产品注册证信息,采用数据去重、整理、分类分析等方法定量分析了国产内窥镜及相关产品种类、产品注册、企业分布等情况。结果显示,国产医用内窥镜整体行业发展迅速,态势良好;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协同发展效应明显;生产企业数量多,但集中度高。本文能帮助内窥镜行业从业人员及医疗机构医疗设备管理人员详细了解国产内窥镜产品情况,促进国产医疗器械,特别是医用内窥镜的推广。

引言

医用内窥镜是一种集图像传感器、光学镜头、光源照明、机械装置等于一体的设备,可经人体自然孔道或表层穿孔插入体内,直接观察人体体腔和内脏器官的组织形态和病变部位,辅助疾病的诊断或治疗 [1-4]。基于内窥镜的微创医疗技术是目前消化、呼吸、泌尿、耳鼻喉等系统疾病诊断、治疗不可缺少的技术,具有创伤小,手术时间短,术后康复快等特点,在多个医疗科室的应用十分广泛 [5-12]

近年来,国产医用内窥镜制造企业通过技术吸收和自主研发,开发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医用内窥镜产品,性能及质量与国际大企业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在个别领域甚至处于领先地位 [13-15]。但据中国医疗器械行业数据,2017 年国内软式、硬式内窥镜市场仍以国外品牌为主,市场份额占比超过 8 成 [16]

为加快推进我国医疗器械领域创新链与产业链的整合,推动国产医疗装备技术提升,促进国产医疗器械,特别是医用内窥镜的优化配置及推广,打破欧美公司长期以来对我国医用内窥镜市场的垄断。本文从国产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着手,分析了 2007 年至 2018 年间,国产医用内窥镜的产品类型、注册量趋势及生产企业分布等情况,以期提供科学、具体和全面的国产内窥镜产业评估 , 帮助内窥镜行业从业人员及医疗机构医疗设备管理人员深入了解国产内窥镜行业现状及国产内窥镜产品情况。

国内内窥镜行业现状
国内医疗器械行业起步相对较晚,但随着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及人民群众健康需求的不断增加,我国医疗器械行业发展迅速。据中国医药物资协会统计,国内医疗器械市场规模从 2001 年的 179 亿元增长至 2016 年的 3700 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约 20.8%,大幅领先全球医疗器械市场增速 [16]。其中,医用内窥镜产业的市场规模从 2006 年的 21.48 亿元增长至 2015 的 156.15 亿元,十年年均复合增长率约 24.7%,增速高于国内医疗器械市场的平均增速,并逐步形成了以内窥镜为主,配套器械如微创手术器械、摄像系统、成像系统、冷光源等为辅的广阔市场 [17-20]。2006~2015 年国内内窥镜市场规模,见图 1[16]
 

据中国医疗器械行业数据显示,2017 年国内软式内窥镜市场,奥林巴斯以 87.4% 的市场份额大幅领先其余厂商;硬式内窥镜市场,卡尔史托斯以 47.3% 的市场份额居首,奥林巴斯、史赛克、狼牌分布占据 23.3%、12.7% 和 9.4%的份额,国内企业沈阳沈大内窥镜以 2.8% 的份额位列第五 [16]。2017 年国内内窥镜市场份额,见图 2[13]
 

研究对象及方法
2018 年6月,以“内窥镜”为关键词,在原国家食品 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官网的数据查询栏目(http:// app1.sfda.gov.cn/datasearch/face3/dir.html)检索国产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注册证信息。在剔除检索结果中的重复项(即同一产品注册信息更新文件)后,对国产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进行了总体分析。重点筛选了2018年6月1 日之后仍有效的产品注册证(以下简称有效注册证),分析有效注册证所属企业情况,并对软镜、硬镜、胶囊镜、纤维镜这 4 类内窥镜的生产企业开展了数据分析。

结果分析
3.1 国内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总体分析
在国产医疗器械目录中共检索到824条产品注册证记录,剔除重复项后共有816条有效数据。注册产品类别及相应数量分布,见图 3 所示,其中,排在前 5 位的注册产品类别分别是硬镜、冷光源、一次性医用耗材、软镜、摄像系统。

在时间分布上,2007 年至 2017 年,产品注册证数量2 项增长至 137 项,涨幅近 70 倍,且逐年呈波浪形上升(图 4)。2010、2014、2017 年获批注册证数量达阶段性峰值,分别为 99、115、137 项。
 
 
3.2 内窥镜产品的有效注册证分析
经分析,确认截至2018年6 月1月,医用内窥镜类有效注册证共392项,分属于164家企业(去除同一企业不同时期不同名字项)。

3.2.1 内窥镜产品分类
有效注册证中软镜、硬镜、胶囊镜、纤维镜类产品注册证分别有45、45、5、3项,适用身体部位不同但有部分交叉(表 1)。内窥镜产品注册证数量与适用部位相关,软镜主要用于消化道疾病诊查,硬镜主要应用于腹腔、关节、五官、泌尿系统、生殖系统等 [17-19],因此相应部位的产品注册证数量相应较多。

3.2.2 内窥镜生产企业分布
拥有内窥镜类产品注册证数量大于等于 4 项的企业及其产品注册证数量分布如图 5 所示。由图 5 可见,沈阳沈大、上海澳华是注册产品数量最多的两家企业,且远高于其他企业。上海成运、深圳开立、杭州市桐庐医疗、浙江天松、杭州好克、成都市新兴、桐庐优视、桐庐时空候、北京华科创智产品注册证数量亦位居前列。
 

拥有有效内窥镜(软镜、硬镜、纤维镜、胶囊镜)注册证的企业共 39 家,分散在全国各地(图 6)。浙江、上海、广东地区分别有内窥镜企业 11、7、6家,占总企业数的 61.5% 左右。各地区生产的内窥镜产品类别及相关注册证数量分布见表2。产品注册证主要集中在浙江、上海、辽宁地区,分别有 29、28、14 项。浙江和辽宁地区以生产硬镜为主,上海以软镜为主。
结论
数据显示,国产医用内窥镜整体行业发展迅速,态势良好,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微创手术的进步与普及。十年间,注册产品数量提高近 70 倍,呈现波浪形上升趋势。注册证数量在2010、2014、2017年达阶段性峰值,这与内窥镜及其配套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周期密切相关。

医用内窥镜及配套医疗器械协同发展效应明显。冷光源、一次性医用耗材等配套器械产品的注册证数量占比超过 70%。硬镜的注册证数量比软镜高出约 50%,这与硬镜适用的微创手术多于软镜类产品密切相关。
 

从企业分布看,浙江、上海、广东三省的内窥镜企业数量多,集中度高。以浙江为例,多家企业集中于杭州市,这与地区创新创业氛围浓厚、高校集中、进出口贸易繁荣等因素密切相关。但值得注意的是辽宁地区的企业数量不多,但沈阳沈大的产业规模却排在国产内窥镜企业的前列。在几家头部企业中,沈阳沈大及浙江地区的企业主要以硬镜生产为主,上海澳华和上海成运以软镜生产为主。

 
对初次血液透析机质量检测不合格,应根据具体异常问题进行专业维修保养后进行二次质控检定,达到血液透析机质量控制检测相关标准后,才可恢复临床正常使用。对一些使用年限过长、设备陈旧、重要设备部件严重老化损坏、质控指标误差过大、维修成本过高或无法修复的血 液透析机,应予以科室报废建议。通过血液透析机质量控制检测,我院血液透析机总体合格率和各项性能指标的合格检测结果良好,部分检测项目不合格设备在通过专业技术人员的维修后,均可以修复,恢复正常使用。通过血液透析机质控控制检测,有效提高了设备使用寿命和医疗保障能力。

讨论与结论
血液透析机作为肾脏代替治疗的主要医疗设备之一,是医院医疗设备周期性质量控制的重点设备。血液透析机周期性质量控制检测对临床安全使用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通过血液透析机周期性质量控制检测,医院维修工程师可以进一步了解每台设备的性能状态,作出针对性预防性维护保养,有效降低设备的故障率,延长使用寿命,并可以提高维修工程师对设备工作原理的认知和维修能力水平。同时能够发现临床在设备使用过程中存在的不当操作,更好地给予临床科室人员设备使用建议,规范临床科室人员设备操作规程,对保障医疗设备安全和临床患者治疗效果有着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汪长岭,朱兴喜,黄亚萍,等.内窥镜成像新技术原理及应用[J].中国医学装备,2018,15(4):125-129.

[2] Paulo AAS,Solheiro MHR,Paulo COS,et al.What proportion of women refers moderate to severe pain during office hysteroscopy with a mini-hysteroscop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Arch Gynecol Obstet,2016,293(1):37-46.

[3] Ma T,Readman E, Hicks L,et al.Is outpatient hysteroscopy the new gold standard? Results from an 11 year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J].Aust Nz J Obstet Gyn,2017,57(1):74-80.

[4] 张雯雯,周正东,管绍林,等.电子内窥镜的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中国医疗设备,2017,32(1):93-98.

[5] 赵欢,姚萍.内窥镜超声对上消化道黏膜下隆起病变的诊断价值[J].中国超声医学志,2019,35(1):33-36.

[6] 李嫚华,许威,夏时海.《2018年欧洲胃肠道内窥镜学会多学科循证指南:急性坏死性胰腺炎的内镜管理》摘译[J].临床肝胆病杂志,2018,34(8):69-73.

[7] 李颖,僧东杰,韩富根.经内窥镜取出气管与支气管异物的疗效探讨[J].医药论坛杂志,2016,(3):104-105.

[8] 庞建智,杨晓峰,王东文.光学分子内窥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研究新进展[J].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2015,9(3): 56-60.

[9] 劳春梅,湛健,崔云江,等.鼻内窥镜微创手术在慢性鼻窦炎并鼻息肉治疗中的临床探讨[J].中国医学创新,2018,15(19):126-128.

[10] 吴俊龙,张超,周跃.微创脊柱内镜技术的发展现状与展望[J].骨科,2016,(1):65-68.

[11] 金发光.支气管镜的发展与展望[J].现代实用医学,2012,24(4):361-364.

[12] 孙凯,刘洪英,徐忠,等.消化道内窥镜诊断技术发展趋势与进展[J].医疗卫生装备,2017,38(5):113-117.

[13] 陈婧婧,蔡天智.2014年我国内窥镜产业发展分析[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5,(10):16-21.

[14]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医用内窥镜市场发展浅析[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3,2:72-73.

[15] 周方,邱晓力,方定,等.国产硬性内窥镜在基层医院的应用与评价[J].中国医疗设备,2016,(1):86-88.

[16]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中国医疗器械行业数据(2018版)[R]. 2018.

[17] 张伟,朱元光,张曦,等.微创手术器械的发展[J].医疗装备,2018,31(17):198-199.

[18] 张朋涛,杨西斌,周伟,等.双模切换显微内窥镜成像系统设计及应用[J].光学精密工程,2019,27(6):1335-1344.

[19] 叶伟.高清电子内窥镜嵌入式信号处理技术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13.

[20] 孟祥峰,李宁,刘艳珍,等.光学内窥镜系统色还原性测试方法研究[J].中国医疗设备,2016,31(12):104-106.C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BZhoNFVFiVWMQx1z3BIY-g